《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》TXT全集
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
書籍作者:熊向暉
書籍類別:軍事小說
書籍格式:TXT
授權方式:免費下載
書籍大?。?/b>解壓后(3.84 MB)
書籍字數:309427 字
更新時間:2017-02-02 11:20:31
上傳用戶:從昕昕
書籍來源:未知
已被圍觀:1178
快捷下載:不看簡介直接下載

內容簡介

    沒想到胡宗南竟是一個矮子。他表情矜持,顯得有點做作。他手執名冊,依次點名,不論男女都稱“先生”。按事先規定的軍禮,被點名的人都得站起來,說聲“有”。胡宗南舉目審視,說:“請坐”,接著提出三或四個問題;我們回答時,他注意聽,還注意看。
    到胡宗南部隊“服務”?
    連載: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 作者:熊向暉 出版社:中共黨史出版社
    我于1936年12月在清華大學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37年6月下旬放暑假時,北平還平靜。清華共產黨組織的負責人蔣南翔(蔣南翔,1913年生,江蘇宜興人。1932年入清華大學哲學系,193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是一二九運動主要領導人之一。1936年秋任中共北平市委學委書記。建國后曾任清華大學校長,教育部部長,中共八屆中央候補委員,十一、十二屆中央委員。1988年逝世。)囑我回家探親,相機了解社會動態。我到武昌家中不久,七七事變爆發,同南翔失去聯系。后見報載,清華、北大、南開三校
    合成臨時大學,11月1日在長沙開學。我前往報到,但未遇見相識的黨員。12月13日南京淪陷。幾天后,清華女同學郭見恩郭見恩(郭?。?,女,1913年生,湖南株洲人。1934年入清華大學歷史系,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在長沙臨時大學任黨支部委員。建國后曾任全國婦聯書記處書記,交通部副部長。同我接上黨的關系,我要求去延安。她說:上級指定你不暴露黨員面目,報名參加湖南青年戰地服務團,到國民黨第一軍胡宗南胡宗南,1896年生,浙江鎮海人,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生。1947年率部進犯陜甘寧邊區,1949年敗退四川,1950年逃往臺灣。1962年在臺北去世。部“服務”。她讓我在該團路過武漢時,到八路軍辦事處找蔣南翔。
    發起組織該團并任團長的是湖南略有名氣的婦女李芳蘭,她和國民黨一些上層人物有交往。自愿參加該團的約50人,有來自南京中央醫院的醫生、護士;有來自上海等地的知識青年;有進步畫家賴少其;還有20余名臨時大學學生,大都是平津一二九運動的積極分子,包括清華學生會主席洪同、北大學生會主席陳忠經。該團的組成引起社會重視。胡宗南自江蘇前線來電歡迎,還派來一位姓陳的親信當指導員。和胡宗南的其他部屬一樣,他稱胡宗南為“胡先生”。他說:胡先生年過四十,尚未結婚,一心效忠黨國,效忠領袖,是蔣委員長的左膀右臂。這次統率“天下第一軍”參加淞滬抗戰,堅守數月,現奉命“轉進”(“轉進”是“撤退”的美稱)……?我想起1936年初天津《大公報》連載名記者范長江寫的長篇通訊《中國的西北角》,其中有一段提到胡宗南。我去圖書館查閱,找出這一段:“胡宗南氏,正駐在甘谷西面的三十里鋪”?!八纳钋樾?,據天水一帶的民眾和朋友談起,頗有點特別”,“這次特別去拜訪他”。他住的是城外“半山上的一座小廟”,“門窗不全,正當著西北風,屋子里沒有火爐,他又不睡熱炕,身上還穿的單衣單褲,非到晚上不穿大衣。我看他的手臉額耳,都已凍成無數的瘡傷,而談話卻津津有味?!薄坝浾哂悬c奇怪,因問他:‘人生究竟為的什么?’他笑著避開了這個問題沒有答復,而卻滔滔不絕的談起他的部下,某個排長如何,某個中士如何,某個下士又如何,這樣的態度倒使人有點茫然了?!狈堕L江:《中國的西北角》,新華出版社1980年版,第78頁?!@引起我的興趣,想會會這個“有點奇怪”的人。
    經過幾天準備,服務團從長沙乘火車去武昌。途中發生一件“奇怪”的事。?
    ====
    在討論這一文件時,有的部門不少人知道“總參二部部長一級的干部”指的是誰。熊向暉在一定范圍內講了這件事的經過。他說:當時毛主席沒有問葉帥,因為葉帥會看到這類文件,不會不知情;也沒有問外交部的同志,因為他們和總參無關。
    熊向暉非常欽佩毛主席的膽略、魄力和決斷。他說:在處理基辛格秘密訪華那樣一樁大事的時候,我原以為這應該是壓倒一切的題目。而主席卻偏偏撇開這個主題,用很長的時間,很藝術的方式,先了解林彪的“五個大將”的問題,并作出他們還有后臺的結論。這確是主席的獨特和偉大之處。
    ??事情已經過去了許多年。這期間,有關單位把熊向暉當作“搶救對象”,希望他寫出自己的類似經歷。他曾考慮過,但沒有動,認為如實寫出來有很多困難,弄不好,還會引起誤解或非議。今年(1986年)春節期間,有位老戰友對他說:我們等著看你的回憶錄哪。你快70了。身體也不好,再不寫,難道還要帶著這些材料見馬克思嗎?這不是你個人的問題啊!?
    不久前,兩位史學工作者訪問了熊向暉,應他們的要求,他提供了一些他們認為是珍貴的史料,并概述了本文所記的情節。這兩位訪問者說:至少這件事可以載入歷史。但熊向暉表示,要發表,最好取得旁證,并且最好在他死后。
    這又何必呢?盡管他沒有授權,我也不是史學工作者,但我認為這段經歷沒有不可發表的理由。有些已出版的“紀實”可以胡編亂造,為什么有根有據的事情要留給后人去勞神呢?即使當事人的記憶與事實可能有出入,其他一些仍然健在的知情者也可以公開補充、糾正嘛??傊?,我希望,我們自己的歷史,最好由我們自己來寫,不要留給后人,更不要留給洋人。

85
0
+++本文作者熊向暉的其它電子書下載+++

下載地址


掃描二維碼下載本書

用戶評論

自古評論出人才,歡迎您發表您的精彩評論!
《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》最新評論
新浪网球比分直播